当前位置:知识人网 >> 相关政策 >> 正文内容

透析美国博士后制度的前世今生
文章来源:美国中文在线       更新时间:2010年03月11日

1、美国博士后制度的历史沿革

美国博士后制度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至今已形成了相对独立和完善的人才培养和使用机制。美国博士后制度的形成和发展,大致可分为两大阶段:以单位自主发展为主的自然成长阶段和政府介入并提供积极支持的阶段。现分别简述之。

(1)博士后制度的兴起和早期发展

美国的博士后制度最早产生于十九世纪中下叶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1876年,霍普金斯大学设立了一项研究基金,用以资助优秀的青年学者在较好的研究条件下从事科学研究工作。由于在最初基金资助的20人中有4人已经获得了博士学位,故人们称之为“博士后”。

最初的目的有两方面,培训青年学者和推进科研。1877年,在美国科学促进会的年会上,年轻的哈佛天文学家爱德华C.Pickering在一篇题为《资助科研》的演讲中称赞霍普金斯研究基金是沿着正确方面迈出的重要一步,同时,他还指出要扩大资助科研的重要性。

当时,许多其他的大学间接地奖励或适当地鼓励科研工作,有一些是主动的,但大多是被动的。一些人甚至认为,教授的主要时间和精力就是用来教书,而搞科研是不务正业。

假如这种想法得以泛滥,国家的科学技术就不会有大的发展。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校长吉尔曼认为:“我们希望得到—伙能力强的年轻人,并委任他们,因为他们还有20年的工作时间。根据他们的能力选择他们,不断增加他们的薪水,根据他们取得的成绩提拔他们,这个计划将为我们提供一个机会。

引进一些英国研究员制度和德国无薪俸讲师制度的特点,或换句话说,对于那些愿意投身大学教师生涯的年轻人提供一个基金。的确,至少对那些等待提升的年轻人是—个支持。”他还说明,“大学对于传播知识贡献很大,但是扩展的深度相对有限……如果将用于教学方面经费的十分之一用于研究,美国不久就会在世界科技界伟人中占据适当位置。”
 
l922年洛克菲勒基金会和洛克菲勒教育捐赠部一同合作,提供50万美元给医学研究基金,重点在临床医学;1923年,又提供32.5万美元在生物科学方面。这三个项目又继续进行,而且被进一步扩大,尽管在大萧条开始时,基金有所减少。

1924年,另外一个洛克菲勒组织,国际教育部创立了一项国际交流基金,包括物理、化学和生物学,支持一些经过挑选的学生,进行国际间流动。这些人是定向培养,当他们完成学业后,被明确要求回国服务,同时要求全美研究协会从美国的申请者中筛选。

毫无疑问,各种研究基金项目对20世纪20—30年代的美国科学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在20年代,有近三分之一的国家研究基金申请者获得了基金。在1919—1932年中,有十分之一的自然科学博士成为国家研究员,多一半的人获得各类基金,其他人得到了国家研究基金。

由于提供了专业研究的最好环境,研究人员被吸引到大学和研究机构,美国的五个研究机构——哈佛、普林斯顿、芝加哥、加州理工学院和约翰·霍普金斯,其在高峰时期集中了全美几乎一半的国家研究基金获得者。一些经过挑选的大学中的研究机构,实力本已经很强,再次获资助,则成为某些专业领域的主导。

1938年,由内务部长Harold L.Ickes任命的—个委员会就联邦与科研的关系进行探讨,研究如何解决相当一部分大学各级领导对于科研的重要性,对于大学与科研工作的关系,以及对于此方面的人员准备等都缺乏了解的问题。这个委员会注意到国家研究基金项目所作出的贡献时说:“虽然有一些承担项目的人表面上看所取得的结果是令人失望的,但其中20%的人的成果是显著的,这是一个很强烈的感觉,博士后研究是国家科研发展的—个重要因素,尽最大可能使之保持下去,甚至有必要让联邦政府拨出专门经费。

(2)美国政府的介入和积极支持

如果说美国的博士后从诞生之日起主要是大学根据自身发展需要而创立起来的,那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及其后的一段时间里,美国联邦政府的积极支持就成为博士后事业迅速壮大的重要力量。正是在政府的支持下,美国的博士后得到了更为迅速的发展,并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

1944年,在二战行将结束之际,美国总统罗斯福给美国科研发展局局长万尼瓦尔·布什写了一封十分重要的信。信中提出了在未来和平时期对美国社会发展至关重要的四个问题,其中最后的一个问题是:发现和培养美国青年的科学才能,以便确保美国将来的科学研究能达到战争时期的水平,并要求制定出一个具体的有效方案。为此,布什组织全国最有权威的专家、完成了题为《科学——疆界无尽的前沿》的报告。

报告提出了“公民的智力是一种国家资源,其重要性胜过所有其他的自然资源”的观点,并拟定了由政府提供奖学金和研究基金培养科学人才的近期和长远计划。布什强调,大学是推进基础研究和训练未来研究人员的唯一角色,政府要依靠学院、大学和研究机构来发展基础性科研前沿课题,并提供高素质的科研工作者。

他竭力主张建立国家研究基金会NRF,以便支持在大学中的基础研究,为大学生提供奖学金、研究基金,为更高的训练和重要的研究课题提供基金。他设计了一个第一年提供2500万美元,到第五年上升到9000万美元的预算;一项兼顾奖学金和研究基金的预算,第一年为700万美元,到第五年上升到2900万美元。这份重要报告为美国在二战后的科技教育体制勾勒了基本蓝图。

1969年,仅大学用于基础研究方面的经费就为4.33亿美元,其中2.99亿美元来自于联邦政府。仅国家卫生研究院就为1000名博士后研究人员提供了研究基金,提供7500万美元为博士前和博士后训练基金。

作为大学研究的主要支持者、国家科学基金会NSF为国家研究委员会挑选出来的277个博士后研究人员提供了基金,另外还提供了302个科研教授基金资助大学教授以扩展他们的科学教育水平。

不过,象众多的博士后训练者那样,大多数博士后研究是由研究基金支持的,据估计,1958年,大约有200个博士后研究人员散布在全国各物理系,这些博士后在物理研究方面扮演了一个给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没有他们参与到大学研究工程中,大学的活力和动力将慢慢消失。

提供研究位置,对于那些希望扩展经验的年轻博士来讲,获得博士后训练是有吸引力的,以学徒身分参与联合研究一至两年是获得更好职位的入口,也是免除重负而从事研究工作的—个机会。根据后来化学部的估计,当时在化学方面大约增加了2-3倍的研究伙伴。

科技教育经费的大量增加,使大学的研究工作迅速发展,迎来了六十年代的“黄金”时期。1962年美国新毕业博士为11507人,其中8.5%的人获得博士后研究职位;1967年新毕业博士20295人,有11.6%的人做了博士后;在这五年内,博士毕业生人数增加了近一倍,而博士后人数则增加了近两倍。可以说,美国政府把博士后列入人才资本的首位,并不惜一切代价来发展这个事业,是美国博士后迅速发展的关键因素。

1964年,美国科学院任命了两个卓越的委员会,对全国物理和化学博士后研究情况进行了仔细的调查,对于博士后研究的必要和潜能进行报告。物理评估委员会于1966年作出了报告,申明在物理学的许多领域中,博士后训练已“迅速成为必要条件”。委员会认为博士后数量增加的原因是“知识爆炸”。

同时也因为政府支持科研,从而使大学有可能为新博士毕业生提供研究助手位置,工资待遇不低于那些开始从事教师生涯的人。许多新毕业的博士认为,学术气氛是进一步研究所需要的,研究基金是必要的。

博士后对于物理学最新的成果也是不可缺少的力量。博士后为教师和学生贡献活力和已有的知识,从而推进研究的进步,博士后对于在物理学方面教学和研究有必要的贡献。花时间在博士后研究方面,从而加强研究和教学的训练,被证明是正确的。化学评估委员会于1965年提出报告,这个报告。

同意博士后制度在加强研究和教学方面的实践是有价值的。在这一水平上,—个学生完成了专业判断,他们具有很大的能量和远大的报负,他们在这一时期的势头很可能决定他们未来生涯的方向和内涵。

因此,这—时期对于需要获得更高教育的人是最重要的时期之一。正象化学变得更复杂一样,多种多样的学徒形式也成为必要,博士后人数的增加是由于大学研究成果的增加和为学生提供机会的增加。但是,这个委员会也指出,博士后制度没有计划性,有些大学视博士后研究为博士学习的自然延伸,另—些大学事实上把博士后研究作为浅资历教师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一些寄宿在校内的年轻博士根本没被官方承认,这个委员会不完全赞成这种自由放任的作法。如果大学中存在博士后研究,那也应有适当的限制。尽管博士后项目有好处,但是大学的行政人员和教师也必须决定,在基金有限的情况下,是否博士后研究要扩展,是否博士后研究应被官方承认,或成为正式制度,或者应留给那些被联邦政府委托的项目负责人进行判断,在他们从事研究时,最好的效果是雇佣研究生、博士后、技术员、还是其他什么人。

幸运的是,博士后数量的增加,大大加强了大学中的化学研究。无论如何,在大学中的各方面都有很大的要求。

2、70年代以来的发展趋势

进入70年代以后,美国博士后的发展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主要有如下几个方面:

(1)博士后的人数显著增加,博士后从事研究工作的时间明显变长。
 
从20世纪60年代的晚期,国家科学基金会每年抽样统计大学中博士后总数。在l974年以前,博士后人数的变动情况是模糊的。在1974年的统计中显示,在美国大学中的博士后数量,包括美国人和外国人,包括哲学博士和医学博士都有了显著的增加。而且,在工程的主要专业领域中的博士后人数增长率有很大差别。一些研究性大学的教授几乎都做过博士后,做博士后一般已成为进入学术界的必经阶段。例如,伯克利大学生物学院最近几年的博士学位获得者100%做了博士后。同时,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的时间也越来越长,1993年做博士后直到1995年仍继续博士后工作的人员在工程领域占43%、生物学占49%、物理学占 50%。

(2)做博士后的目的或动机呈多样化趋势。

在70年代以前,申请做博士后的目的主要是寻求一种工作经验,提高科研能力;从70年代开始,就业困难的缓冲、转换专业等动机也成为不少博士做博士后的原因。美国科学基金会在1973年的全国抽样调查中向博士后提出了一个问题,即“什么是你选择做博士后的最重要的原因?”大多数人的答复是为了寻求研究经验,其余四分之一则回答说,他们选择做博士后是因为他们的求职申请未被接收。

人们称后者为“勉强的博士后人员”,因为他们接受这种教育的原因之一是别的地方没有适合的工作。在物理学家和生物学家中,这部分人很少,估计有19%;但是在化学家中很高,为37%。这部分人的比例越高,做博士后的时间就越长。

做博士后的时间超过2年的占37%,超过3年的占46%。在许多情况下,这个原因主导着博士后申请者的思想,驱使一些人去取得精英型大学博士后职位,他们想取得博士后的经验是为了以后获得在研究型大学中工作的机会。许多博士后就象待飞的飞机,处于一种储备状态。这种情况说明,博士后制度在年轻的研究者中,起到了新的作用。

(3)经费资助来源多样化。

博士后资助的投资主体和利益主体的多元化是美国博士后制度的重要特点。以前,博士后人员大多从国家和学校的各种基金中取得经费支持。进入70年代后,经费资助来源趋于多样化,并形成了三大类型的资助来源:博士后研究基金、联邦政府的培训拨款和研究经费。

第一种经费资助来源是博士后奖学金。全国性竞争的博士后奖学金开始得较早。后来少数研究型大学也被选择设置博士后奖学金。博士后人员可以选择对他的需要和兴趣最适合的大学,也有选择指导他的高级教师的自主权,这些自主的权利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博士后人员的学习和研究工作大多是相对隔绝地进行的。如果博士后人员在选择大学和高级教师时是比较慎重的,选择得比较适宜,则博士后人员与他的高级教师都会得到好处。

第二种经费资助来自于联邦政府的培训拨款。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等政府机构通过给部分高水平的大学和系拨款,为这些专业领域提供培训博士后的资助。这些博士后的培训包括某些课程和从事某些研究计划,它们有时是由高级教师带领博士后人员组成一个领导小组、有时则由博士后人员自己选择研究课题。培训拨款与研究基金的区别在于:接收培训拨款的博士后是由大学自己来挑选的,而接收基金的博士后则是由全国性机构来选择的。

第三种资助来源是研究拨款或合同。目前,该种形式的经费资助增长得最快,是大多数博士后的主要经费来源。大学的教授们在取得政府或企业的研究项目和合同项目后,往往需要大批的博士后作为研究助手。这些博士后一般不能自己选择研究课题,他们的费用是在研究项目中支付的,并得到政府机构或合同方的认可。大学教授们对招收博士后普遍有浓厚的兴趣,因为博士后多是来自其他大学,能够为研究工作带来新思想、新观点和新技术。他们有年轻人的热情,有教授们所没有的时间,也有低级研究助理所没有的研究能力。此外,博士后们也往往可以进行许多非正规的教学工作,为指导研究生做一些工作。可以说,博士后们已成为大学研究工作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许多重要的研究成果都是在他们的参与下完成的。

以上三种类型的博士后主要集中在大学里。此外,还有一些外界了解比较少的博士后,他们就是在联邦政府的研究机构中从事科研工作的博士后人员。这些博士后又可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在数量上有严格限制(受立法机构的限制),他们是有期限(2~8年)的临时雇佣人员,但在管理上等同于政府全日制工作人员,博士后工作结束后可以较方便地留下来;另一种博士后则没有严格的人数限制,在完成博士后工作后只能成为政府工作人员的候选人。这些博士后人员一般限定于美国公民。

除了博士后奖学金、博士后培训拨款及研究拨款和合同这三种博士后资助之外,还有第四种情况,那就是博士后人员为了接受教育和得到研究工作机会,少数人宁愿在得不到资助和薪水的条件下申请博士后职位。

接受博士后人员的机构也有它们的不同目的。大多数博士后人员的高级指导教师是大学教授,他们对于在自己的领域中为博士后人员提供教育和科研训练有着浓厚的兴趣,可以从博士后人员得到许多无形的利益。因为博士后人员多是来自其他大学,他们经常给系和研究小组带来新思想,新观点和新技术。

虽然博士后人员有些是用大量时间独立进行研究工作的,他们却能够在同行间,在非正规的讨论中,或书面的系统讨论中给人们鼓励和帮助。虽然在多数领域中(数学和人文科学领域除外)博士后人员进行很少的教学工作,高级教师们都反映,博士后人员进行许多非正规的教学工作,而且为研究生树立了榜样。

许多实验室的教授也反映,博士后人员在使大家精神振奋和继续不断攻克研究难关时起重要作用,因为他们有青年人的热情,而且有教授所没有的全部时间和研究助理所没有的研究能力。确实,博士后人员成为大学研究工作的重要力量。从领导教师的立场来看,博士后人员是非常宝贵的,因为他们有愿望使研究计划向前推进并富有成果。

从历史来看,博士后教育是一种手段。它能使一组精英青年,大多是追求大学教师工作的人员,增加研究训练的深度和广度。经过一至两年的博士后工作,这些精英就能够得到适合的大学长期教师职位。
 
(4)跨学科从事研究工作的博士后人数增加。

在70年代,大约有10%左右的博士转换到其他领域里做博士后;80年代,物理学有29%的人、化学有38%的人、动物学有78%的人申请到其他领域做博士后。申请到其他领域做博士后的人数增多的原因是:一是交叉学科的发展,使得学科分界逐渐模糊;二是这种现象反映了部分专业的职业市场恶化,博士后希望通过变换专业,以便得到更好的职位。

(5)招收博士后的单位逐渐扩大。

现在,美国300多所能够授予博士学位的大学,几乎都招收博士后人员,一些较低水平的大学纷纷增加博士后的招收数量。

博士后设置单位的发展趋势是非常有趣的。如果大量的博士后人员培养的单位是级别较低的系,则可能给博士后人员的质量带来不利的后果。另一方面,大量的博士后设置单位向级别较低的系发展的趋势,可能标志着在最优秀的系以外,大学质量的提高,这能对质量的提高做出贡献。

(6)到企业做博士后的人员越来越多。

约从80年代初期开始,博士后制度又出现了一个新的趋势,即到企业做博士后的人数越来越多。过去,传统观念是将学术性和商业性严格分开的,人们往往把到企业工作作为专业研究生涯的结束。现在,许多大型企业设立了博士后位置,例如IBM公司、杜邦公司等。

在生物工程企业,博士后人员的项目很广泛;生物工程协会对美国200家生物工程企业的调查结果表明,其中90%的企业设立了博士后位置。这些项目专业很广,并具有国际影响。尽管如此,它还不及一些小公司的做法,这些小公司总是雇1-2名博士后做临时项目。在企业做博士后的人数很难统计,有人估计大约为1000人左右。企业博士后大体上与学校里的博士后类似,博士后工作与高级科学家有很密切的联系,博士后项目大多是有应用背景的基础性研究;2~3年的博士后工作结束后,博士后可以选择回到学校或留在企业工作。
 
根据最近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统计,每年有5500名生物科学博士毕业生,大多在研究机构做博士后。不过,在支持学术研究基金减少和新教授位置数额下降的时期里,越来越多的年轻学者与企业签协议,作为在企业建立据点的一个方式。

企业专家指出,博士后项目在企业中最初是科学家象牙塔和企业集团各自独立的有力证据,随着反对到企业做博士后的学术偏见不断消失,作为两个研究集团,他们正有机地紧密相连,正在产生新的协作和补充。到企业做博士后将成为误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在过去的10年里,生物工程一些重大的研究是在企业进行的。显然,企业的研究是出色的。某些公司设立的博士后位置与申请者的比例高达1:10。在这些博士后位置上,要完成研究课程和后期学术型博士后计划。

对于在企业的博士后来讲,博士后项目保持了一种科研绿卡——允许博士后以客座身份在企业科研部门停留一些年,而不改变他们的学术身份。根据学术机构和企业权威方面的统计,对于企业博士后来说,另一个主要吸引力是工资。到企业做博士后,工资每年30000美元或更高,许多博士后每月能挣到5000至 10000美元,比在学术机构做博士后要多。
 
企业也认识到博士后所做的贡献,博士后给企业带来了勃勃生机,带来了新能量和新思想,保证了企业不会落伍。因为博士后还不是企业中的人,所以他们不被维持现状、按传统办事等问题约束。在好的公司中做过博士后会比来自学院的博士后在公司中有更好的机会,因为后者缺乏经验,他们不知道是否会喜欢或能做好有直接目的的企业研究。
 
(7)博士后人员的活动

考查博士后人员在不同领域中花费的时间,发现大多数博士后人员把大部分时间用于研究,主要是基础研究。通过对博士后人员的时间分配的分析可以发现,在物理,化学、基础医学科学领域中,博士后人员用于研究的时间有些下降,这种情况说明把管理和行政负担强加在大学的研究工作人员身上,也说明在生命科学领域里,财政上的压力迫使博士后人员去进行咨询和专业翻译工作。博士后人员用于研究工作上的时间的减少也有可能是由于博士后人员多于高级研究的需要。 

3、政策发展趋势

从当前美国的情况可以看出,博士后的发展在政策上有以下趋势。

第一,自然科学领域是博士后的重点。从资助情况来看,自然科学领域博士后人员所增加的款项最多。从投资后所取得的科研成果来看,也是自然科学博士后人员所取得的成就最大。

第二,国家能从心理学、社会科学博士后投资中取得一些成果,但效果并不明显。因此,当前在社会科学、行为科学和人文科学领域,博士后人员的增长是有限的。为继续发展这些领域博士后所提供的资助也不多。

第三,博士后对于一些因政策变化而受影响的大部分人也是有益的,如对一些毕业于低级别学校的博士,对一些希望转换专业领域的人,以及对那些因职业市场环境不利而暂时接受博士后培训的人。博士后培训对于他们排除困境,进一步前进都是有利的。

第四,美国的一些教育家认为,从当前的现实来看,没有任何理由为特殊的目的发展妇女和少数种族的博士后教育计划,因为事实说明,博士后不可能给妇女和少数种族在劳动市场上带来多少利益。

第五,当前,不需要对联邦有关博士后的政策进行大的修改。与研究有关的政策应该得到支持;并且应该对博士后的奖学金和助学金有较好的调整。

如果在政策上做到以上各点,教育家们认为,有理由相信,美国的博士后人才,无论是在数量上或是质量上都会达到社会所期望的水平。

扫一扫知识人网官方微信订阅号,关注更多学术资讯、博士后招聘信息。
国外博士后、访问学者申请免费专业评估,专业顾问在线答疑解惑。

快速申请国外博士后(免费评估)


点击这里快速申请国外博士后

点击这里快速申请国外访问学者

知识人网是专职国外博士后访问学者申请的服务机构,获评“北京诚信服务示范单位”。
自2004年起,累计十余年申请经验,以大量名校申请成功案例、及全球三万余所院校导师资源为基石,提供优质的申请咨询服务。
400电话:400-060-0581,欢迎您随时来电咨询!